忍者ブログ

Astrology Quest

占星術/偵探組期間限定:吶喊對於偵探組的愛--特別是助手君們。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六一] 暗黑壽司大會

 
從頭到尾都是跟《銀魂》借梗。
所以壽司作法是我隨口說的,請勿當真。

與會者:除了分類的三偵探組之外還有貓控與美少女。
因為是料理教室,所以所有人都OOC!

 
「今天要教大家作的是簡易壽司喔。」
石岡老師的聲音聽來輕輕柔柔地,配上他的笑容,在料理教室的學生都跟著他的笑容勾起了嘴角。
「像這樣,」石岡老師將煮好的白飯倒入飯桶之中,「用白醋與鹽攪拌,然後放涼。」
「接著捏起大小適中的飯量,在手上拋打、捏成固定的形狀,」白飯在石岡老師的雙手中逐漸形成它應有的形狀,「最後在白飯上面放上鮪魚片,輕壓,這樣簡易壽司就完成了。」
一個形狀漂亮、鮪魚肉光澤亮麗的壽司擺在眾人的面前。
「那麼,就請各位試試看了。」

推理作家有栖川有栖從飯桶中挖出白飯,在雙手中打拋,然後逐漸發散。
「有栖川同學,」石岡老師站在他的面前,「一開始把飯抓少一點,再試一次?」
有栖川有栖抓起剛好一口的飯量,在手中握捏打拋,形成了粗略的形狀。
「嗯,很好,有栖川同學,多加練習之後,你一定可以做得更完美的。」

站在石岡老師身旁的關口巽在評分表上給了逼近滿點的高分。

刑警草薙俊介從桶子裡挖出了白飯,一邊吹著口哨一邊拋捏著那些白飯,臉上充滿愉悅的神色,手中的白飯卻在下一刻變成了完美的黃瓜捲。
「草薙同學,」站在他面前的石岡老師非常驚訝,「真是絕技啊。」石岡老師略紅著臉,給了如此評價。
「老師,老師不對吧!」站在石岡老師旁邊、一直沈默的關口巽終於開了口,「老師,他明明是做出了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啊!上一格捏飯的過程到下一格出現小黃瓜捲的時間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件事情不解開不行啊!」
 「關口同學,」石岡老師看著站在身旁的關口,「那是因為草薙同學與我們不同,所以他的動作已經快到我們看不見了。」
「石岡老師你到底在說什麼」「唉呀,讓我們來看看火村同學的成品吧。」

社會犯罪學副教授火村英生的壽司裡捲著一根菸。
「石岡老師--!!!這說什麼也不對啊!!!」
「火村同學。」石岡老師一臉嚴肅地看著火村英生。
「是的,石岡老師。」火村撫起前額有少年白的瀏海,注視著石岡老師認真的臉。
「你的菸被你弄到在壽司裡。」
「啊,」火村英生的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難怪我覺得手上好像少了點什麼!」
「還有,火村同學。」
「是的。」
「料理教室禁煙喔!」
「是的,石岡老師,我下次會注意。」

「石岡老師你就這麼輕易地讓火村過關嗎?」
「關口同學,火村同學是第一次犯下這種致命性的失誤,原諒他一次也沒關係吧?」
「我怎麼想都覺得石岡老師您太溫和了。」
「那麼我們來看看湯川同學的成品--喔喔,湯川同學的壽司捏得很漂亮呢!」

物理學系副教授湯川學的面前擺著形狀、色澤都非常漂亮的壽司們。
「只要按照合乎邏輯的方式去做,誰都可以做出這麼漂亮的壽司。」
「那麼我就不客氣地試吃了。」石岡老師與關口各拿了一個壽司入口。
「天啊!」發出慘叫的是關口巽,「這壽司,是的!」
「嗯,」石岡老師蹙起了眉頭,「我第一次吃到甜的壽司--」
湯川學隨著老師與助教發出的慘叫低頭一看,卻只露出困惑的表情,「石岡老師與關口先生,你們在說什麼啊?」

「啊啦,沒關係的,湯川同學,任誰都會有搞錯鹽與糖的時候啊。」
「不對吧老師!上面寫的英文字根本不同啊!」
「那是因為我當時太專注於思考火候的緣故了,關口先生!」
「對啊,關口,你何必這樣咄咄逼人呢?」
「那是老師你太不介意了吧?!」
「唉呀,沒關係了啦,讓我們來看看榎木津同學的成品--咦,榎木津同學你還沒有開始作壽司啊?」

「老師,」薔薇十字偵探社的美形偵探先生雙眼迷濛地看著石岡老師,「我正在與這隻魚的記憶對話啊,這是身為神,應該做的事情。」
「唉呀,榎木津同學的責任心好重,那麼老師最後再回來看你的成果吧?」
「即將賜給這隻魚,神的救贖--」
「榎先生!拜託!一片魚肉哪會有什麼記憶啊?!」
「這就是你不懂了,關口。」
「京極堂?!你怎麼會在這裡?!」
「關口,這個世界上的生物,乃至於他的器官、細胞,可能都存有他的記憶,你又怎麼能輕易斷言榎木津沒有看見他的記憶呢?」
「京極堂,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
「關口,簡單說就是--(下省300p)」

「京極堂,你說這些沒有意義啊,即使這樣,榎先生還是沒有做出任何成品啊!」
「哪個愚民說神沒有做出成品了啊?唉呀,原來是關口兄。」
「不然你的成品在哪裡?」
「在這裡啊,」榎木津露出手中的焦黑物質,「這可是專門為了關口兄你做的、是這條魚想對你獻上的最高愛意!」
「榎先生你在說什麼啊!」
「不吃掉可不行喔,關口兄,這可是這魚的愛意。」
「不,我是說,為什麼,為什麼會出現焦黑物質?!在京極堂演說的時候,榎先生你到底做了什麼?!」
「沒什麼喔,我只是用神的雙手捏了捏牠罷了!」
「京極堂,京極堂快阻止榎先生啊!」
「關口,榎木津說得對,那是那條魚的最高愛意喔。」
「少來了!」
「關口,你就吃了牠吧。」
在榎木津的餵食之下,那焦黑的魚肉進入關口的嘴前,關口就昏了過去。
「啊啦,關口兄真經不起玩笑。」
「你也玩夠了吧?」
「怎麼會玩夠,關口兄一點都不有趣啊--嗄嗄,京極你就更無聊了。」

石岡老師微笑地看著那三人的嬉笑怒罵,最後走到的料理台卻是空無一人。
「唉呀,御手洗,你怎麼啦?」
石岡老師看著他的好友窩在料理台的角落,手中不知道端著什麼。
「石岡君,」御手洗抬頭看著他的同居人、料理教室的老師,「我實在聽不懂你說的壽司的作法,所以我就想把這塊肉,做成鮪魚味噌煮。」
「喔喔,然後呢?」不知道為什麼,石岡老師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沒這麼溫和。
「然後我試著把味噌泡水,放下魚肉。」
「然後?」石岡老師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冷。
「然後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啊石岡君!」御手洗將手中的「料理」端上了桌。,石岡老師低頭看了一眼泡在味噌之中的鮪魚肉。
「太不可思議了啊石岡君,雖然我一點都聽不懂你做料理的步驟與方法,卻從味噌與鮪魚身上找出了新的世界啊!石岡君你知道嗎?人生果真就是要冒險啊!如果不冒險的話,怎麼會知道味噌與鮪魚味道居然這麼配合!」
「那御手洗你就把眼前的東西吃下去給我看看啊。」
「石岡君?」
「既然你說你聽不懂我說的壽司作法,又說鮪魚跟味噌是新發明的料理,那你就把這盤魚吃下去啊御手洗。」石岡老師冷冷地對他的朋友這麼說著。
「石岡君,偶爾作一次這樣的料理應該沒關係吧?」
「喔,是嗎?」
「石岡君,你的意思是?」
「我正在認真考慮與你絕交!」
「石岡君--」「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你真是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男人啊!」石岡老師脫下了圍裙,交給了想來勸架的有栖川有栖,順道指著現場的偵探們,「不,不只是你,你們都是令人瞠目結舌的男人啊!」

「有人會一邊抽菸一邊做飯還把煙蒂塞進白飯裡的嗎?!」
老師,對火村來說,抽菸跟咖啡比吃飯還必要,推理小說家如是說。
「學物理的可以理所當然地搞錯糖與鹽嗎?!」
唔,老師其實湯川是味覺白痴,刑警嘗試為他的好友開脫。
「至於你,」石岡和己指著自然捲占星師,「就這麼不想聽我說話嗎?!」
「算了,從今天起,就請各位自求多福了!」
石岡老師轉身離開了料理教室。


--
再次再次,強制終了(毆)。
感覺接下來應該是御手洗回家求和的OOC故事啦(炸笑,可惡求和的部分是今天妄想得最開心的梗的說),所以下略。


* 關於石岡老師,我個人一直覺得,至少在《斜屋犯罪》時期的石岡老師都還是個在外和善在家女王的傢伙(毆),不是真的這麼強制命令,但至少在面對御手洗時,時常是有很多不滿--而且常常感到被冒犯--的狀況(笑),不過這篇還是有點太超過了,就真的是,Out of control。



PR

Comment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占星與插畫。

別にどうということはない。君の周りには、僕しかいなかったというだけさ

時間軸。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助手魂。

寫作夔Q唸作なおみQ。
博愛症候群、雜食。
彆扭控、缺陷愛、老梗愛用者、言情製造機、Out of character、Out of control 居多。

坑洞介紹。

◎ QuEsT
放置Blog的一切雜物。

* 占星術哲學之路
馬車道紅茶組。
* 帝都大偽科學
伽利略與他的羽球友。
* 薔薇十字荊棘堂
外掛偵探與舊書陰陽師。
* 六十一號筆記
穿越殺人事件。

紙條簍。

[05/06 A]
[10/11 小蝶]
[10/09 小蝶]
[10/09 喵咪咪]

告白搜索機。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